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弥足珍贵的中源车工技艺

靖安县中源乡三坪村77岁的蔡根远,是一位从事传统车工技艺57年的老农民,他采用传统车工技艺制作的木竹产品精巧、美观、实用,环保,真可谓物美价廉。

主要产品:

木质产品有大盖罐、小盖罐、胡椒筒、饭碗、酒杯、烛座、扯钻、木蛋、摇铃等;

竹质产品主要有双格菜筒、饭桶、饭盒、香升筒、牙升筒、小量米筒等。

凡是直径6寸以内、长度8寸以内的圆形产品,均可随意制作。

产品结构:

产品结构严密,有的是单独体,有的是组合体。单独体产品无拼接,无裂缝;组合体产品不粘胶,不打钉。都是采用传统的车工技术制作。

产品材料:

木质材料有松木、栗木、杞木、萝卜木、棕树和其他适用的各种杂木,具体使用何种木材,根据产品的用途而定,有毒或易致过敏的木材绝对不可采用。竹质材料是4年以上的标准圆形毛竹,霉变、虫蛀、变形和太嫩的毛竹不能采用。

生产工具:

木制车床、柴刀、木锯、竹锯、斜凿(3支)、平凿、弯刀(3把)、三角钻、三星钻、模子碗(大小不等)、铁锤等。

制作工序:

1. 选择、采集木竹材料;

2. 根据产品规格断取材料;

3. 根据产品外部形状制作粗坯;

4. 车制产品外型;

5. 车制产品内部;

6. 手工组合。

技术操作:

车床操作者坐在车床上的活动木板上,身体前倾,双脚掌踏在传动板上,根据产品需要选用、安装、更换合适的模子碗,把产品粗坯固定在模子碗上之后,将斜凿或钩刀架在定凿架上,用偏右侧胸部抵住定凿架的木板,双手控制好斜凿(钩刀)与产品粗坯之间的距离和力度,做到准确无误,然后双脚用力交替踩踏传动板,使转轴连同产品坯连续左右转动,再根据产品设计要求,更换不同规格的斜凿或钩刀。这是一项决定产品成败的关键技术。

传承谱系:

蔡根远是中源民间车工技艺现存唯一传承人,1936年闰3月13日出生,家居中源乡三坪村头石村民小组,小学文化,是一位老实本份的农民。

蔡根远9岁时,生母不幸病故,当年在奉新县上富一家豆腐店做工的父亲,把他安顿在奉新株树垴随伯母生活,并在当地上学读书。他13岁时,父亲娶了后母,他便到上富与父母一起生活,并转入上富读书。15岁那年,后母回到中源老家,父亲还在上富忙于做工,无人照顾他的生活,连饭都要自己做。因此,他读完四年级就辍学回家。为了让他学门手艺,他17岁就去中源茶坪的姑父刘宣皆家里,开始学习车工技术。蔡根远3年学徒期满后,他的姑父拿7元钱,在西岭廖家制作木车床的罗时先那里,买了一台木车床送给他。他把木车床拿回家以后,如获珍宝,认认真真地在车床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和年份。从此以后,他便独自操作,车制各种各样的产品。他最忙的时候,是国家三年困难时期。那时大家吃食堂,每人要用一只竹饭盒蒸饭,食堂按各人不同的粮食定量标准,用小量米筒量米,量米筒有1两至8两的容量,那时用的是老市秤,8两也就是半斤。虽然产品的产量、销量都比较大,对他来说却没有多大经济效益,因为那时只能按出勤天记工份,产品没有成为上市商品。人民公社大食堂没有维持多久就解散了,当时又不能搞私人副业,他的车工技术也就发挥不了多大作用。为了使车工技艺不失传,他常常车制一些自家用的产品,有时也帮别人车制一些东西,那也只是做了个人情,没有什么收益。改革开放后,他也想过车制一些产品去卖,由于塑料产品取代了传统产品,占领了广阔的市场,他的产品也就无处可销。

20世纪80年代初期,农村实行生产承包责任制,农民自主生产、经营,有了较多自由支配的时间,他有一点闲余时间,就去拨弄他那台木车床,做一些小孩子的玩具。他那个才9岁的儿子,对木车床感到十分好奇,经常坐到木车床上,模仿父亲操作。看到儿子对木车床很感兴趣,他就因势利导,言传身教,把自己所掌握的车工技术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儿子。数年后,儿子熟练掌握了车工技术,成为中源民间车工技艺新一代传承人。

20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中源民间车工技艺主要分布在西岭一带,三坪村也有两家。蔡根远在茶坪学徒时,当地就有10多家生产木竹车工产品的家庭作坊。他们的很多产品曾销往我国西北地区,获得了可观的经济效益。三坪村碰田1928年出生的陈昆兴,12岁时拜奉新县茅岗铺冯姓师傅为师,学习木竹车工技艺。学徒期满后,师傅送给他一台木车床,他就在家里从事车工产品生产。20世纪6070年代,冒着“割资本主义尾巴” 的风险,经常晚上躲在楼角里生产,当时没有电灯,由10来岁的儿子拿竹篾片照明,他生产的锥柄、刀柄、胡椒筒等形形色色的产品,外形美观,质量优良,绝大部份是由一个姓彭的湖南人收购、贩卖,他也获得不少利益。到了80年代中期,由于年老体弱和市场需求变化,他就停止了木竹车工产品生产,其车工技艺也就此失传。西岭的车工技艺也未在当地传承,现仅有蔡根远和他的儿子蔡嗣华传承这项传统的中源民间车工技艺。

中源民间车工技艺上溯来源不甚清楚,项目传承也不容乐观。然而,这个项目具有一定的技术含量和艺术含量,在某个历史时期也曾显风光,并且产生了较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在改革开放的新时代,为民间传统车工技艺重现生机,提供了良好条件,民间传统车工产品也可以其美观、实用、环保、价廉的优势,获得一片属于自己的市场,中源民间传统车工技艺,也将焕发出绚丽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