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在城镇化建设中 着力本土公共文化——由江西宜春的现状想开来

【摘要】强化公共文化是构建和谐社会、实现民族复兴“中国梦”的必然要求,是维护好、实现好人民群众基本文化权益的主要途径,各级政府文化部门与相关单位须将“以人为本,面向基层,服务群众”为着力点,紧跟城镇化建设步伐,发掘地方文化特色,强力发展公共文化事业,积极探索公共文化体系建设的新途径与方式方法,健全服务网络,以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

【关键词】公共文化;城镇化建设;发掘地方文化特色;丰富城镇内涵;健全服务网络。

 

当今世界,文化与经济、政治的联系日益紧密,文化的地位和作用越来越突出,它已经成为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现在,我国正站在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无论是科学发展还是和谐发展、和平发展,都离不开文化的有力支撑。从实重视文化建设,提升文化软实力,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必须。要提高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向心力,就需要大力弘扬优秀民族文化,增强中华文化的民族性、包容性和时代性。而面对各地城镇化建设进程的加速,与此相对应的公共文化服务建设已成为增强本土软实力与竞争力、提高民众文明素质的迫切要求。

如何在城镇化建设中有效地融入本土公共文化元素,做到相得益彰?这是我们群众文化工作者亟待用心思考并用实践作答的一个重大而现实的课题。在此,笔者结合所生活工作的江西宜春实际作出思考。

一,认清自身人文优势,有力发挥典范作用

宜春文化积淀厚重,久享“江南佳丽之地,文物昌盛之邦”美誉。唐代诗人王勃《滕王阁序》中的“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佳句,其人、其事、其物均出自宜春。韩愈曾任宜春刺史,并写下“莫以宜春远,江山多胜游”的诗句。宜春自古以来人文荟萃、英才辈出,一路走来汉代高士徐孺子,晋代文学家陶渊明,唐代诗人刘慎虚、郑谷,宋代史学家刘恕,元代学者杜本、诗人揭奚斯,明代史学家陈邦瞻、科学家宋应星、抗倭名将邓子龙,清代“三朝帝师”朱轼、清官况钟,现代革命家熊雄、民主斗士杨杏佛、戏剧家熊佛西、物理学家吴有训等名士。宜春宗教文化也源远流长,是中国佛教“禅林清规”的发祥地。诸多禅宗祖庭集中于宜春这方神奇的土地,无数法门高僧开堂说法于宜春的群山之间,如袁州仰山寺、靖安宝峰寺、奉新百丈寺、宜丰洞山寺与黄檗寺等等,可谓异彩纷呈。禅宗五大家中,临济宗萌芽于宜丰黄檗,曹洞宗扬穗于宜丰洞山,沩仰宗结果于袁州仰山。马祖道一、百丈怀海、黄檗希运、仰山慧寂、洞山良价、慈化普庵等高僧大德荟萃宜春,使得宜春的禅宗文化丰富多彩。诸多口语、成语和典故,多次历史上的重大政治事件,都因禅的因缘形成或联系于宜春。当前近至日韩,远至欧美,绝大多数流传的禅法都可以直接或间接溯源到宜春。接赵朴初继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的一诚大师现仍是宜春靖安宝峰寺方丈。这许许多多的文星大家,是宜春的人文典范,也是光耀千秋的城镇名片。

宜春的城镇化建设,有的地方融入了这些元素,但还远远不够,明显存在空洞浮泛、与当下缺乏融合等问题,突出表现为汇聚历史文化资源的基础设施薄弱,缺乏有影响力的传播载体,无法满足群众文化心理需求。宝贵的自然、历史、人文资源大多仍呈现原生态,在实际中应用不够。由此,造成相关的文化产业也相对滞后,没能有机地将文化资源转为文化资本;作为居民的末端甚至缺少记忆,反倒信奉封建迷信,制约了文化发展水平。无疑,随当下着身边一些腐朽、消极等意识形态的渗透,基层公共文化领域、交融、交锋更加频繁,作为核心价值体系重要组成部分的文化正能量影响力需进一步加强。

二、注重整合历史遗产,打造特色公共文化

文化特色是城镇化建设中不可忽视的重要无形资产,一个城镇没有自己的特色与文化内涵,就等于没有灵魂。如我们宜春,城镇化建设中就要大力弘扬自已的文化个性,把月亮文化的影响力由中心城区扩展开来,培育良好的公共文化形象,努力建设既有地域特色又有时代特色的独具魅力的现代化新型城镇。其中充分挖掘具有文化内涵的地方文物资源潜力,整合非物质文化遗产,实施以历史名文化与旅游相结合的发展战略不失为长久良策。

象丰城的张巷镇白马寨,现存古建筑89栋,匾额126块。当地古建筑门的形式丰富多彩,有一字门、八字门、拱券门、贴壁垂花门、牌楼式门、复合式门等,门上遍饰石雕、木雕,造型生动,工艺精湛,在江西首屈一指,国内也不多见。古建筑匾额书法的艺术水平也十分高超,有行、楷、隶、篆、魏、草及钟鼎文等,内容取材多为《四书》、《五经》及历史典故。白马寨有集佛、道、俗神于一体的北屏禅林,有树洞可容50余位小学生的千年古樟,有预测人文兴盛颇显灵验的香泉井和全国唯一的地师府,各家祖传的文物也不乏珍品。目前前来该地的游客正与日俱增,古今时空相映生辉。事实说明,在城镇化建设进程中,既要保护好现存的古建筑,又注意发扬古建筑艺术的引领作用,将历史文化融入当代时尚之中,受益多多。

宜丰县有着800多年历史的天宝古村落,也是不可多得的历史文化瑰宝。这里至今仍保存有20多座500年以上历史的古祠堂和120余幢明清古建筑,分布着48条麻石巷道,纵横交错约7公里;巷子中随处可见古井、拴马桩等古迹,似乎向人们诉说着这个古老村镇的岁月沧桑。据记载,天宝自古文风兴盛,共出过10名进士、76名举人和解元。厚重的文化底蕴、独特的人文历史景观以及优美的自然环境,构成了天宝古村丰富的旅游资源,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中外游客慕名前来。本土女作家刘建华的长篇小说《天宝往事》,2014年初春也由此一炮打响。像这样的地方,在城镇化建设中能充分体现美丽特色出来,将是何等巨大的财富?!

袁州的温汤镇就已迈出了坚实的步伐。该镇毗邻宜春城区,有着珍贵的富晒温泉,域内明月山风光秀丽,又是佛教沩仰宗的发源地。充分利用独特的资源优势和悠久的禅宗文化,温汤近些年在城镇建设中以地域特色文化为先导,正努力打造成为一个集旅游、休闲、娱乐、度假为一体的古典式现代化花园式城镇,现已形成规模。

笔者以为,特色历史文化作用力真是可圈可点,能量广泛。城镇化建设中很需要用心认真盘点现存及潜在的文化资源,搞好人文景观、自然景观和城市风貌的开发和利用,真正将历史文化资源转变为历史文化资本,促进城乡协调快速发展。

三、从实加大扶持力度,不断增强文化活力

近年来,随着有关促进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决议的出台,文化馆与博物馆、图书馆的免费开放,国家下拨资金的加大,各级领导对公共文化建设思想上越来越重视,不少地方政府或民间对文化的投入也越来越大。但从总体来看还不平衡,城镇化建设进程中的文化扶持还显匮乏,尚处于零打碎敲以至“准施舍”状态。就此,在经济发展已达到一定程度的当今,不该再是说在嘴上,各地文化单位要以自身积极作为的行动,谋划创新的方略,打动本级政府领导,拿出实际措施,将公共文化设施建设纳入本地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纳入本级财政支出预算,从实增加财政对公益文化事业的投入,提高城镇化进程中“以文化人”的能量。

要动员、鼓励社会力量赞助公益性公共文化事业,拓宽公共服务渠道,健全公共服务网络,不断提高惠及城乡居民的公共文化产品供给能力。各地县级以上均应建立扶持基层文艺精品创作、文化产业发展的奖励基金,通过政策扶持和加大投入,不断推进新型城镇文化事业繁荣发展,并优先安排事关人民群众日常生活质量的文化综合项目,完善乡镇、社区综合文化站与文化室,让文化发展成果真正惠及百姓。

四、充分利用各种资源,提升群众文化素质

城镇化建设中涉及各类人群,尤以“洗脚上岸”的农民转居民者为多,他们很需要提高自身素质与适应能力。要充分利用城镇现有资源,积极开展丰富多彩的群众性文化活动,提高文化活动的群众参与度,活跃和丰富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培植和强化文化特有的凝聚力、亲和力,以文化氛围凝聚人心,让新居民融入社会主流,提升文化品质。

要实施文化资源共享工程,进一步办好办活城镇文化中心场所,鼓励各种形式的群众自办文化,让热心的社区居民当“主角”,由此带动态开展多资多彩的各类民间民俗文化活动,大力丰富城镇文化生活。

要积极探索适合基层与转型特点、符合群众要求的文化服务方式,充分发挥城区文艺骨干作用,开拓具有当地特色的文化园、文化角、文化点,用特色鲜明、内涵丰富、健康向上的文化娱乐活动,不断满足扩大之后的城镇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

这方面,宜春市中心区域与城乡结合部正加快实践,群众性文体活动点与小游园遍布城区,很注重城市品位建设,努力创建“宜人、宜居、宜业”的魅力城市,弘扬“好人文化”,提高市民的思想道德素质,正形成良好的社会风尚,从而推进城镇公共文化建设进程。

综上所述,在城镇化的过程中,要以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为根本,发掘本土人文历史的宝贵资源,大力支持并加强公共文化事业,深入开展各类群众性精神文明创建活动,进而全面提高城镇文明程度,形成本地符合传统美德和时代精神的道德与行为规范,真正让群众置于和谐舒心的氛围中,为各项事业发展提供文化动力。